nimao 发表于 2021-2-21 16:03:14

p4058万元p

年的召唤


年的召唤

——江南瘦马





  

年 的 召 唤

(散文)

胡旭东

  

腊月二十八,我携妻子女儿回家过年,二十九突然接到钢城弟弟的来信,方知他不回来了,等过过年拿到380块春节加班费才回家。

全家的热情度霎时降到零点。出生大户人家的父亲,历来把年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在每年的年饭上,他都要反来复去地说:“只要你们做儿女的每年都能回家过年,我们的晚年就比什么都幸福。”前几年,弟弟在部队,每次过年总使人感到那样地缺憾。

不行,你去接他。父亲冲着我口谕:他的加班费我全付给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孤身在外过年。我知道弟弟并非看重那180块钱, 而是年的意识对他来说太淡漠了。

来到钢城派出所,已是华灯齐放。去外县办案的弟弟还末归来。教导员帮我接通了电话,弟弟知道了我的来意非常高兴,说明天办完案就赶回钢城和我回去。半夜里,灰蒙蒙的天空突然飘落起漫天的雪花来,我担忧着大雪封路,一夜未眠。 其实后来知道,弟弟及父母也是一夜未眠。

9点半接到了铺满一身雪花的弟弟,匆匆赶到车站, 开往回家方向的班车早没有了。我们又火速赶往火车站广场,乘上去北京哪间皮肤病医院好W市的中巴,转到W市车站,往常人声鼎沸热闹非常的车场早已是车走场空,我们凉了半截。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个体户车主,哀求他的车送我们回家去,价格任他定。他大手一摆说:“你就是出个千儿八百的也没人愿意,人一年累到头为个啥,还不就是为了个年。”后来要不是遇上一位好心的回许镇过年的大卡车司机,我们也只得滞留W市守岁了。尽管许镇离家还有近百里路,但那毕竟离“家”只有百里呵。来到许镇,已是下午四点半,原野茫茫,白雪皑皑,平日里车辆穿梭的国道静卧在雪褥下仿佛也沉浸在年的氛围中,不要说车影,就是人影也很难寻见。离家还有近百里路,走吧,走回家过年去。

漆黑的夜色被满地的白雪映得如同白昼,年饭的爆竹声渐渐地远我们而去,断断续续的焰火也渐渐消融进无边的夜色里,铺盖着瑞雪的黑土地上的所有家庭此时都聚集在年的怀抱中守着那祖祖辈辈曾守过的岁。田野早已一片沉寂。弟弟开始后悔自己的举动来。弟弟,你是后悔自己没能按时赶回家过年?还是后悔没能透彻地理解这年的内涵?对于一个有着五千年灿烂文明史的国度来说,年,早已不是一种形式,而是一个血肉相连的内容。年是一种文化,一种宗教,一种生 命,一种召唤。就是靠着“年”的磁场与向心,一代又一代,才有了我们这个家族,才有了我们这个民族,才有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华夏子孙。在这与日月同寿的“年”的时刻,还有多少正在路上回家奔年的炎黄子孙?也包括我们兄弟俩。 年呵,愿你的吉祥护佑我们快快回到父母的身边,赤裸着胸怀,沐浴在年的温馨里。

半夜十一点多,终于远远地看到了故乡的小镇,看到了老桦树下徘徊着两个人影。爸妈——弟弟颤颤地喊起来,回声也是颤颤的。我们欣喜若狂,飞跑起来,父母也向我们迎来,近了,更近了。 母亲突然跌倒在雪地上,弟弟冲上前去搀扶起母亲。我们四人默默地相对着, 默默地站立着,没有雪声,没有言语,唯有奔涌而出的热泪。

——爸,妈,我们回家过年来了。

  

E-mail:nlhxd@sina.com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p4058万元p